首页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admin@baidu.com
570000

让科学家企业家在同一屋檐下——看新型研发机构和科技园如何成为产业新方向策源地

来源:点击:时间:2019-10-15 18:20

  “您是一家拥有250名员工的瑞士公司,您有一个数字化项目吗?”前段时间,瑞士电子与微技术中心(CSEM)正在其官网上发起中小企业挑战赛,并将给予获奖企业100,000瑞士法郎的支持。作为瑞士最先进的电子与微技术研发机构,CSEM一直将服务企业放在首位。

  从一个创新想法到技术方案再到成果转化,往往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记者日前走访了瑞士、比利时的两家科技园和一家新型研发机构,感受到研发与企业生产高度契合的浓厚氛围。当科学家精神和企业家精神同在一个屋檐下,不仅成果转化效率提高了,产业策源能力也增强了,为行业需求而“定制”的共有技术甚至会孕育出一个富有生命力的新兴产业。

  瞄准产业新方向,研发共性技术

  看上去与普通电梯无异,只是多了一个传感器,却能观察到电梯实时的加速度是大于还是小于重力加速度。跨入位于纳沙泰尔的瑞士电子与微技术中心(CSEM)的电梯,记者就感受到了一股“工业风”。CSEM在智能创造方面颇有建树,而智能制造是瑞士数字经济的关键支柱。

  瑞士工程院院士、CSEM副总裁乔治·科特罗西奥斯介绍,1984年创建的CSEM有三个优先发展方向:精确制造、数字化、复合化,面向汽车、医疗、太空探索等市场。

  几颗纽扣大小的传感器,可实时监控心电图、血压;通过一款智能手表便可读取脉搏形成身份验证信息。CSEM近年来在薄膜光学、传感器等物联网领域技术上发力。“CSEM专注的传感器等物联网技术正是中国现在非常欠缺的,他们还开发了全球领先的半导体3D异质集成技术。CSEM多数的技术研发和转让是为企业发展需要‘定制’,不仅研发速度更快,而且是针对产业需求开展共有技术的研发,容易形成良性的产业协作关系。”与CSEM有过多次技术合作的上海新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创新业务总监杨胤轩博士说。CSEM孵化了100多家初创企业,其中部分企业在快速成长期就被大公司收购,促进了高精尖技术的推广,也为其在科技成果转化领域赢得了很高的声誉。

  有意思的是,CSEM与其说是研发机构不如说更像是一家企业,它设有自己的首席执行官。CSEM的董事会由来自工业界和学术界的权威专家组成,以维持市场驱动的经济目标与科学研究相对自由之间的高效平衡。他们不仅与瑞士的洛桑理工大学、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有密切合作,还与法国电子信息技术研究所、德国弗劳恩霍夫研究院和芬兰国家技术研究中心组成了一个集成电路技术联盟(HTA)。几年前,CSEM针对想要创业的年轻科学家和工程师,提出了“企业博士后”的倡议,让这些年轻人一边在CSEM协助科研,一边提升企业家技能。“正是通过与学术界、产业界高度融合,CSEM日益成为瑞士产业新方向的重要策源地。”上海科学院科技发展处处长李万说。

  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统计评价研究室张宇认为,上海的新型研发机构服务对象也是企业,但目前对创新主体尤其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支撑力度还不够显著,服务频次跟方式有待进一步提升,“可以借鉴CSEM等欧洲应用型研发机构的做法,结合上海重点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发展需求,开展行业共性关键技术研发,支撑重大产品研发、产业链创新和价值链再造。”

  知识和资本对接,初创企业成功率高达90%

  2019年全球创新指数发布,瑞士连续第九年位居榜首。被誉为瑞士技术转让首选地的苏黎世科技园,有何独到的做法?

  走进苏黎世科技园大楼,宽敞的中庭所营造的公共空间给人印象深刻,底楼是一个开放式餐厅,经常举行早餐或午餐交流活动,给入驻企业和创业团队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交流场所。

  科技园基金会事务部马蒂亚斯·霍林先生介绍,这座科技园成立于1993年,发起人托马斯是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一位物理学家,因此园区是以科学家的名字来区分不同的区域。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享有欧洲大陆第一理工大学的美誉,产生过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21位诺贝尔奖得主。正因为此,这座科技园与生俱来就与学术界有着深厚渊源。科技园内的40家公司就来自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师生们租用了15%的空间。苏黎世有许多国际化公司,IBM、谷歌和脸书等都在这里设了研发中心。

  苏黎世科技园十分推崇创新,2002年它和苏黎世银行面向瑞士中小企业设立了名为“π”的创新奖,以鼓励那些有着非凡创新性、市场潜力和社会相关性的技术项目,现已成为瑞士最重要的创新奖项之一。与国内科技园不同的是,企业进入苏黎世科技园具有较高的门槛。科技园会对企业进行甄别选择,甚至水泥企业也可入驻,关键看其是否与科技创新有关。

  这里为年轻企业家提供了成长所需的土壤。科技园与入驻企业最初的合同期为一两年,到期后会对在孵企业进行评估,并与之探讨是否适合继续留在这里。科技园一年举办2000多场活动,有不同行业专家组成的咨询团,每年向企业提供4次咨询。对于那些有订单或已获得天使投资的企业,科技园可以提供2%利率、不超过9个月的借款,以缓解其短期资金问题。

  科技园由瑞士人寿保险公司和苏黎世银行投资运营,遵循自负盈亏原则。47300平方米的租赁空间容纳了250家公司,其中八九十家是初创企业,企业的平均租赁时间为6年。其收入模式主要依靠房租,在头几年会给予初创企业20%的租金优惠,一旦企业成长起来就以市场价收取租金。“作为一家非营利机构,苏黎世科技园基本没有获得过政府的财政支持,孵化成功率却高达90%,这对于上海的公益类孵化器发展,很有借鉴意义。只有持续提升科技孵化器的功能,将科学的选拔机制与淘汰机制有效结合,才能更好地服务创新活动和创新企业。”张宇说。

  呼应社区发展,培育创新生态

  明明手机地图显示已经到达比利时列日科技园办事处,但记者在一片茂密森林中差点迷了路。原来,当地规定这片森林建筑物占地面积不允许超过30%,且房屋高度不得超过周边的树木,就连建筑材料的纹理和颜色,也要和周围环境相融合。

  项目经理劳伦斯·斯朗恩是列日科技园的一名公务员,她介绍,除了基础建设必须满足当地生态环境要求,科技园与所在社区的发展战略也是协同联合。社区每三年制定一个战略规划,科技园则会向社区提交相关的发展计划与执行建议。“与国内相比,列日科技园所在社区制定发展规划的周期更短,科技园区与行政区之间的互动更加积极和频繁。上海今后应更加紧密地加强园区与行政区的‘双区’联动建设,在协同发展中打造区位优势。”张宇说。

  科技园目前占地93公顷,有113家公司,未来还将增加50公顷的土地,公共投资将超过1000万欧元。科技园注重培育充满生机活力的创新生态,每周举行3次“头脑风暴”,致力于营造研究与生产密切合作的文化,也造就了一批领袖企业。如Amos公司原来是一家焊接锅炉企业,现已转型为航天工业设计和制造超高精度的光机械系统;EVS公司创新的“现场慢运动镜头”系统改变了现场直播,已广泛用于全球的非线性编辑和3D高清制作。

  列日科技园由列日经济发展署和列日大学联合管理。紧邻的列日大学上世纪60年代从市中心搬到这里,如今拥有20个跨学科研究中心,与600多家国内外公司有联系,与列日科技园更是有着深入的合作。大学科技园区是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的重要载体。列日科技园告诉我们:要发挥大学科技园在区域创新能力体系建设中的优势,让教育、研究与创新的“知识三角”高效运转起来。

关闭